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天南地北\蒲甘印象\鍾林芝

時間:2019-07-12 03:03:10來源:大公報

  高更曾說:「當文明慢慢從我身上消退,思想也變得單純了。」在遠離現代化都市的第三世界,人的思想自然而然地就變得簡單而純粹──蒲甘,這座剛剛成功申遺的「萬塔之城」終於不再是滄海遺珠,但在我心目中,它寧靜而純粹的印象依舊。

  在蒲甘的佛塔下,我曾迎來了二○一八年的第一道曙光:晨霧中佛塔隱約浮現,遙遠而神秘,就像幻夢的模糊記憶……如今偶爾想起緬甸,想到在這樣高速變化的科技時代,竟然會有一個地方像蒲甘一樣充滿佛國風物,滄海桑田、與世隔絕得似乎還停留在一個早已消逝的世界,都不免唏噓感慨。

  在蒲甘,你會有一種非常古老的感覺。速食時代,我們被工作瑣碎車水馬龍束縛,意識到的時日是由諸多片段組成,它們本身沒有意義,只是我們處理工作生活的時間之一部分。但在蒲甘,你會感覺時間是完整的──日出而作,日落而歸,你看着它們從黎明到黃昏儀式感地展開,像一朵花,含苞,盛開,沒有懊悔而是接受自然進程那般凋謝。

  蒲甘,奇異而靜謐。但歷史的長河之中,蒲甘也並非沒有輝煌的一刻。

  蒲甘王國曾是東南亞的一個古國,也是第一個統一緬甸地區的王朝,現存有兩千多座保存完好的佛塔,是世界上佛塔最多的古城之一。蒲甘建塔規模堪稱緬甸歷史上的頂峰,建塔藝術集緬甸藝術之大成,迄今依然保持緬甸宗教聖殿的地位。數千佛塔形式不同、顏色各異、高低不一,但都精雕細刻、獨具匠心。

  雖然大部分的佛塔都得到了修繕和維護,它們有了編號,但仍有許多是荒蕪的。路上的裂縫間雜草橫生,幼樹扎根於縫隙,漫長的歲月裏早已成了鳥兒蟲蟻的庇護所。這些密實佛塔,在緘默恢弘中孤獨地屹立着,它們威嚴地矗立這麼多個世紀,默然地俯瞰伊洛瓦底江的明媚灣流。它們孤獨,它們恢弘,它們威嚴,它們緘默,它們的留存顯示了此地曾有的輝煌,刻錄着這裏曾是一座繁榮之城的唯一跡象,而它們也令人想到了世事滄桑。

  蒲甘的路都是沙地,到處都覆蓋着厚厚的沙,當地人的姓名多是重複字音,我們僱用的馬車師傅黑而瘦,說一口緬甸式的英語,和所有的緬甸男人一樣,因為喜歡嚼檳榔,他的牙齒也是紅色的,邊說話邊看到嘴唇牙齒一圈紅色,看着有點怪異,但是他臉上的笑,很溫暖。

  蒲甘實在貧瘠,旅遊業似乎是當地僅有的產業,除此之外就是依附旅遊業的手工藝品業,當地有很多手工繪畫,有些畫得特別精美,但都售價低廉。這樣貧瘠的生活水準與我們所處的現代生活相比,似乎是兩個世界,但旅途所遇的緬甸人皆是熱情親切,似乎是安於當下的。他們黝黑的皮膚上有一雙明亮的眼睛,眼光友好而溫和,笑容簡單而溫暖。蒲甘的生活更是有一種原生態般的純粹:男人女人坐在小屋外紡紗或者做着手工藝活,孩子們在周邊玩耍,野犬睡在道路中央,他們過着適度勤勉、快樂與安寧的生活,似乎很容易滿足。

  逗留三天後,我們一行人離開了蒲甘。我記得,那是一個滿是落日餘暉的傍晚,一如到來之初,我對蒲甘的最後印象仍是一片寂靜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