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瓜園/夏雨如赦書/蓬山

時間:2019-07-12 03:03:29來源:大公報

  清人張潮《幽夢影》,對不同季節的雨,有形象的定位:「春雨如恩詔,夏雨如赦書,秋雨如輓歌。」春雨迷蒙,桃紅柳綠;秋雨淒切,多愁善感。這都是文豪們的專利。我等凡人,沒有那麼多細膩品味。惟對夏雨的感受,卻真是刻骨銘心。

  三伏酷暑,鋼筋水泥的街巷,猶如蒸籠,人在裏面,就像快蒸熟的包子,滿身黏熱,水汽淋漓。這時,「黑雲壓城城欲摧」非但不可怕,而簡直就是福音。一場大雨過後,走出戶外,呼吸着空氣中新鮮的泥土氣息,那種清爽活力,真就跟去掉鐐銬、被大赦了差不多。「春雨如恩詔」,屬於錦上添花,沒有也罷;「秋雨如輓歌」,唯恐避之不及。而這「夏雨如赦書」,則是救人於苦厄,大慈大悲。

  老舍先生的《駱駝祥子》,對這一「大赦」過程有過精妙的描繪。「整個老城像燒透了的磚窰,使人喘不過氣來」,「沒人敢抬頭看太陽在哪裏,只覺得到處都閃眼,空中,屋頂上,牆壁上,地上,都白亮亮的,白裏透着點紅,從上至下整個地像一面極大的火鏡」,「在這個白光裏,每一個顏色都刺目,每一個聲響都難聽,每一種氣味都攙合着地上蒸發出來的腥臭。」

  等到午後,路旁的柳枝微微地動了兩下。一開始人們還歡欣鼓舞於大赦將至。但「幾分鐘,天地已經分不開」。駱駝祥子拉着黃包車,「雨直砸着他的頭和背,橫掃着他的臉。他不能抬頭,不能睜眼,不能呼吸,不能邁步」,「不知道哪是路,不曉得前後左右都有什麼,只覺得透骨涼的水往身上各處澆。他什麼也不知道了……」

  在「夏雨如赦書」底下,張潮的兩位朋友各有一句「神回覆」。張諧石曰:「我輩居恆苦飢,但願夏雨如饅頭耳。」點評過《金瓶梅》的張竹坡說:「赦書太多,亦不甚妙。」這兩句話,跟老舍一樣,對「赦書」作了補充修訂,真算是說到祥子的心坎上了。

  gardenermarvin@gmail.com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